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art521.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爬不出来的坑》最新章节。

“我怎么知道,消息里是说他们今天早上会回来,谁知道会这样?”七号一样有些着急,这可是他的任务,如果出问题的话,也是他前期的情报调查不准,可赖不到谁身上。

“再等等吧,最多半个小时,如果再没身影的话,那我们就重新想办法去找他。”

两个人停止了‘交’流,静静地等候。在他们两人的耐心都要被消磨掉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一队骑士,正骑在战马上慢慢的走了过来。

“吗的,终于来了。”七号恶狠狠的说道,“一会儿要好好招待招待他们,居然敢让本大爷等这么长的时间!”

晨宁懒得理会七号的吐槽,开始‘吟’诵咒语释放魔法,连续好几个法术从他的手上释放了出去。完成了前期的布置之后,晨宁说道:“别太急了,等等,他们一会儿一定有个大惊喜的。”

两个人开始静静地等候,等候着英斯利和他手下的骑士们,踏进为他们准备的‘大礼’当中。

圣殿骑士们的身影越来越近了,晨宁的双眼眯了起来,他现在都可以隐隐的问道从那些骑士们身上传来的浓重的酒气。

“大难临头了还敢喝酒,真是作死。”晨宁轻声的说道。

一片片的大雾,在瓦萨郊外的官道上浓烈了起来。这团团的浓雾,自然是出自晨宁的手的。晨宁这一手的雾隐术,让七号叹为观止。诚然,这不过是一个一级的低级法术而已,但是同样一个法术,放在不同的人的手里释放出来,最后形成的效果可以为是天壤之别。你让一个低级法师试试把一个雾隐术的范围扩张到方圆五公里以上试试?累死他也做不到!

超大范围的雾隐术,体现的是晨宁的施法能力的进一步提升,但是这并不是最让七号惊讶的,实际上把雾隐术的范围‘弄’的这么大,很多资深者级别的法系强化者也可以做得到,算不上难事。可雾隐术本身的特‘性’是在一片区域当中制造浓雾,雾隐的界限非常明确,一条线就将世界分成了两半,里面白茫茫的,外面清晰如常。

在通常情况下这不是什么很大的问题,但是想要考雾隐术来进行埋伏和袭击的话,那就是个很大的问题了:如果敌人从远远的地方,就看到前面有一片突兀的白白的浓雾区的话,只要脑袋不傻,就不会轻易走进去吧?更何况想要靠这样的手段来‘蒙’蔽圣殿骑士这种高阶兵种了。

而晨宁的这一手,却和正常手段释放出来的雾隐术不太相同。在大雾边缘的地方,雾气的浓度其实非常的薄,并不会引人注意,而等到略微深入一些,雾气的浓度将会慢慢的增加,但是也是在一个非常正常的水平。这就保证了敌人在进入雾隐术的范围之内的时候,不会因为突然出现的大雾而在第一时间感觉到奇怪从而产生警觉。特别是在现在的这种天气下,清晨的沿海城市,有那么一点点的雾,应该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说起来好像很容易,但是想要做到,却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雾隐术这个低级魔法,似乎是个法师就能学会,但是真正能够把法术玩到这种地步的,似乎也并没有那么多。大部分的法师们,似乎忘记了自己身份,都把自己当成了那种移动炮台,虽然仍然会尽力的去学习一些控场法术,但是会在这种低级法术当中进行钻研和研究,开发出新的施法技巧的,还真就没有几个。起码,在七号合作过的那么多的法师当中,有这样的水平的,晨宁是独一号。

其实晨宁也并不是什么法术上有惊才绝‘艳’的天赋,他的天赋到底怎么样,他还不比别人清楚?但是有上一世积累和经验,哪怕他以前的时候不是个法师,但是那丰富的斗争经验,却让他知道,魔法这个东西,并不是等级高就好用的,特别是这种拥有特殊效果、并不是直接杀伤的法术,更是这样。上一世他听过一句话,一个法师的力量,不在于法术,而在于头脑。晨宁自以为不是个笨蛋,这一世拥有了魔法的力量之后,他也下过一番苦力气去琢磨的。

英斯利和他手下的骑士们很显然没有发现神恶名奇怪的地方。他们进入了雾隐术的范围之后,在刚刚开始,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常。甚至远远的通过鹰眼术的观察,晨宁还看到其中的几个骑士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似乎前一个晚上没有睡好。

“不知道前一天你们去哪儿鬼‘混’了……”晨宁在心里想着,手上却一点儿也没闲着。‘操’控着雾隐术范围之内雾气浓重的大小,尽量做出一些更加贴近真实的效果,比如说雾气的缓缓移动,好像有清风吹着一样,比如说雾气浓度的微妙变化,这些都是非常考验一个法师的魔力‘操’控水平和施法技巧的,晨宁在这两项上来说倒没有什么缺陷,假如要‘操’控一个三级法术进行这么细微的变化的话可能还有点儿吃力,但是‘操’纵一个一级法术,倒也还算轻松。

“今天早上有这么大的雾啊。”英斯利身后的一个圣殿骑士张嘴抱怨道,他胯下的战马刚才差点儿一脚踩进一个水坑里摔一跤。

“没办法,南边沿海地区的鬼天气就这样,真让人心情不好。”刚刚那说话的骑士旁边的一个伙伴张嘴抱怨道。

英斯利‘抽’了‘抽’鼻子,他没有感觉到这股雾气有什么问题,只是感觉到‘胸’口的心脏跳动的有些紊‘乱’,这让他有些气闷。他不知道这股气闷的感觉从何而来,他本能的问到了有一股危险的气味正在靠近。

英斯利感觉到有些疑‘惑’,但是此刻他的脑袋有些不太清楚,昨天晚上喝得酩町大醉,哪怕以他高阶骑士的体质,都醉得晕晕乎乎,夜里又在一个漂亮姑娘身上耕耘了颇久的时间,导致他现在的脑袋都还有一些不太清醒。哪怕他的本能告诉他,似乎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但是他却没有足够的‘精’力再往下仔细的思考。

一队骑士继续的向前走,只是此刻大雾已经变得非常浓厚了,甚至英斯利都觉得看不清胯下的战马脚底下的路了。‘抽’了一下鼻子,一股清凉的空气吸进肺中,脑袋稍微清醒了一些,他突然意识到,这个情景,怎么跟当年,在上一次与艾弗特联邦打仗的时候,他所在的那支军队被敌方的法师部队伏击的时候很像?也是一样的大雾,也是一样的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

“停止前进,有问题!”英斯利朝着身后一声大喊,浓浓的雾气当中,他看不清身后的那些部下的模样,只是隐隐之中有那么几个骑马的身影跟在他后面。听到他喊话,他后面的那些同伴都停了下来,只是一直没有人说话,一切都静悄悄的,连清晨应该有的虫鸣鸟叫都听不到,一点点的风声都没有。他视野现在就只有白茫茫的一片,他的耳朵,也只听得到轻风偶尔拂动树叶的声音。

英斯利此刻的内心升起了一股恐惧感,他还没有忘记,当年的战争当中,在大雾里,他所在的军队遭受了什么样的打击,一团一团的火焰和寒冰从天而降,瞬间他所在的军队就七零八‘乱’了。他抬起了头,生怕有一颗火球术会飞过来,可就在他抬头的瞬间,一团黑影从白雾当中急速的靠近,直到到了眼前,他才发现,这真是一颗火球!

“砰!”一声爆炸,打破了清晨瓦萨郊外的谧静。

火焰四散的‘浪’气,将白白的浓雾当中炸出了一圈圈‘波’‘浪’。

英斯利被火球术正中,身体被炸飞了出去,胯下那匹‘花’了他不少的钱购置的英窟大的战马,在火球术的威力之下,直接一声悲鸣倒在地上,没了声息。而英斯利本人也并不好过,作为一个高阶骑士,哪怕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一颗火球术还不至于能够要了他的命。但是受伤是绝对免不了的,更何况是完完全全一点儿豁免都没有的情况下被直接炸了个正着。

“防御!防御!快点防御!我们中了法师的埋伏!”被炸翻在地上的英斯利,椅着昏昏沉沉的脑袋,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嘴巴上还没有忘记提醒他的队友们注意保护。但是,这片大雾之中,除了刚才火球术爆炸的那一声巨响,还有他此刻高声的嚎叫之外,竟然再无别的声音。他那些战友们,一个个骑着高头大马,就站在他的旁边,一动不动。

英斯利将目光转了过去,火球术的爆炸终于将雾气变得淡了一些,让他可以看得清楚他的那些战友们——那些哪里是他的战友?明明都是一些用法术效果制造出来的幻影而已!

在一瞬间,英斯利就明白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当中。他此刻心中只有恐惧和绝望,在这白茫茫的世界

当中,他完全不知道下一秒将会从哪里出现一个敌人,会从哪里出现攻击。他只能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抽’出自己的长剑,忍着身上被火焰烧灼的疼痛,喘着粗气,一脸惊恐的戒备着四周。

此刻的英斯利,用惊弓之鸟来形容一点儿都不为过,整个人都已经神经质了。他的‘精’神已经紧绷到极致,任何的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感觉到巨大的危险。

忽然,在英斯利的视野当中,就在他的左边,一个人形的黑影冲了过来。英斯利大喊了一声,全身的神圣斗气都鼓动了起来,卷起了一阵白雾。长剑被圣洁的光芒染上,但那圣洁的光芒此刻和它们的主人丑态毕‘露’的样子却一点儿都不搭边,现在的英斯利哪里还有圣殿骑士该有的风采?完完全全就像是一个被吓疯了的疯子!

英斯利猛地朝那黑影的方向劈出一剑。这一剑几乎用尽了他全身的力量,威力巨大!在他的视野当中,那个冲向他的黑影,还没有能够靠近,就被强大的圣光斗气给劈成两半了,他甚至可以感觉得到对方四溅的鲜血飞‘射’在他的脸上的感觉。

英斯利松了一口气,敌人好像是被解决掉了。他的信心又回来了,准备上去检查一下,看看是哪里来的大胆之徒,居然敢袭击伟大的圣殿骑士。他发誓,等回到瓦萨城,一定要发动起教廷在瓦萨的所有势力,将这群家伙还有这群家伙背后的黑手全部抓回来,该吊死的吊死,该绑上火刑架的绑上火刑架,一个都不能放过!

他放松了身体,开始向着那被劈成两半的黑影走过去。他的步伐非常轻松,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自己这一招的无敌威力,以及在他这一击之下命丧黄泉的敌人的样子。可当刚刚往前走了两步、视野开阔了一些之后,脸上却突然变得毫无血‘色’——那个被他一剑斩杀的人,居然就是他手下的一名圣殿骑士!

第一时间更新《爬不出来的坑》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成神从败家开始

寂陌游离

新手开熟食店怎么样

紫萝小草

世界收藏者

秦日蓝

默默爱你无期

伏醉

天庭守门人

叶翩

游夏

凤玖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